马斯克风波不断,CEO 都是怎么把公司作死的
时间:2018-09-30 09:11 作者: 峰子 来源: 39度网
CEO 明星化带来了流量和影响力,但作为公众人物的责任也会同时被扛到肩上,同时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一点点道德瑕疵都可能被放大曲解,甚至可以说,对于公众人物的要求正在逐渐地圣人化。...

又惹祸了。

这几个月埃隆 · 马斯克可以说是麻烦缠身,而其中大多数都是自己口无遮拦造成的。先是 5 月份在一季度财务会议上粗暴对待财务分析师,接着又在营救泰国被困儿童事件中,因为被英国潜水员表示微型潜艇派不上用场,恼羞成怒指责对方是恋童癖,短期内两次粗暴的行为让马斯克在大众眼中的评价迅速下降。

本以为两次丑闻会让这位硅谷钢铁侠安分一点,没想到 8 月 7 日,马斯克又在 Twitter 上表示自己考虑将以每股 420 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特斯拉,一时又引起了轩然大波,股价应声大涨 10.99%,不过在仅仅 17 天之后马斯克又仿佛儿戏一般表示作罢,特斯拉的股价也仿佛过山车一般回落。

几次肆意妄为,已经将大众对曾经硅谷钢铁侠的耐心消磨殆尽,对于埃隆 · 马斯克本人的不信任已经达到了顶峰,更别说他还在 9 月 6 日的一档直播节目中,公然接过主持人的大麻进行吸食。

对马斯克更加不信任的是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精英们,根据彭博社的报道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已经正式起诉马斯克,而罪名是进行证券欺诈。显然这是马斯克之前在 Twitter 上宣布私有化特斯拉种下的恶果。

更可笑的是,根据 SEC 执法部门联合主管 Steven Peikin 的说法,马克思之所以会提出 420 美元这个价格,是将当时的股价溢价 20% 取整的结果,而 420 在大麻文化中是一个重要的符号,此外马克思还相信这个数字会逗乐自己的女友,说唱歌手 Grimes。

马斯克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中也表示,他没有和管理团队讨论过任何这方面的想法,甚至连价格都是没有经过严格计算写上去的。

不停作死的马斯克,终于作出了一场结实的官司。

美国证监会的要求有两点:第一,除了罚款,马斯克要对投资者的损失作出赔偿;第二,责令马斯克辞去特斯拉 CEO 职位,并禁止他在任何上市公司中担任高管或董事。

不过马斯克并不孤独,这几年因高管曝出丑闻而牵连公司股价的事情可以说是「蔚然成风」。

丑闻带来的利益损失才是股东们所看重的

离马斯克最近的一个例子,正是我们熟悉的京东 CEO 刘强东。

和马斯克的「任性」不同,刘强东的丑闻更加简单直接 —— 性丑闻。

根据密西西比州立大学、德雷克塞尔大学和北伊利诺伊大学的研究发现,在被发现行为不端的 CEO 中,其中有 96% 都是男性,而他们涉及的不端行为约有一半都会涉及到性,有三分之一则是撒谎造假等不诚实行为。

比起情绪不稳定造成的不信任,性丑闻更低的容忍度则会直接咋成当事人的身败名裂,从而导致股价大跌。包括永利集团 CEO 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CEO 等,都因为曝出性丑闻而被迫辞职。

有些甚至连性丑闻都算不上,比如前英特尔公司 CEO 科再奇(Brian Krzanich),因为违反了英特尔内部的禁止办公室恋情的规定而被迫辞职,包括前惠普 CEO 马克 · 赫德(Mark Hurd)也被指证性骚扰而辞职,而最后的调查结果是马克 · 赫德伪造了财务报表来隐瞒和供应商员工的亲密关系。

过去,由于信息渠道相对闭塞, CEO 个人行为和公司的关系相对松散,但现在来看,公司高管的个人行为正在和公司品牌越发强烈绑定在一起。而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造成的公司损失也比以往要大得多。同样根据这项研究,在 CEO 不当言行曝光的 3 日内,公司的股东平均会损失 2.26 亿美元,而性丑闻和不诚行为的曝光不仅会带来短期的股价下跌,更会影响股价长期走低,12 个月内会带来平均 11-14% 的跌幅。

从数据来看,公司高管们的个人行为已经成为公司股价的晴雨表。

马斯克在 8 月 7 号的私有化特斯拉消息让特斯拉的股价一路涨值接近 380 美元达到今年新高,而到 9 月 7 日大麻事件后,特斯拉股价又大跌至 263 美元,创下了今年新低。

刘强东被捕的消息传出后,京东在美国股市连续两日下跌,股价暴跌幅度达 16%,在 9 月 25 日路透社披露更多细节后,周一京东股价继续暴跌 7.47%,创下 2017 年以来新低。

而对于公司背后的股东们来说,CEO 个人出了什么丑闻,与他们关系实在不大,他们更看重的是公司的品牌形象和市值究竟会收到多少损失,根据经济学中的「委托 - 代理理论」,对于上市公司来说,公司管理者的目标应当是让「股东价值最大化」,而股价就是股东利益的直接体现。一次因管理者丑闻而造成的股价下跌,少则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损失,多则可能造成数百亿的市值损失。而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苹果公司 CEO 蒂姆 · 库克,他的年薪加上股票分红也不过 1 亿美元左右。

此外,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股东们需要管理层专注在为公司创造利润上,而在被曝出不端行为后,CEO 忙于焦头烂额的处理自身的负面影响,很难保证正常的工作。另外丑闻曝光也会了让 CEO 的个人品质收到质疑,对于股东们来说,他们很难再信任撒过谎的 CEO,背叛婚姻或是造假,都是 CEO 负面影响的重灾区。无论留任或辞退不良 CEO,对公司的冲击已经成为事实,但作为负面影响的源头,股东们会更倾向于将 CEO 解聘划清关系。

此外根据普华永道在 2016 年的数据显示,通过对超过 2500 家公司进行十年范围内的追踪调查,在最近几年因 CEO 个人行为不当辞职的事件正在快速增多,后五年比前五年在数量增加了一倍。

社交网络是 CEO 们的温床也是墓碑

社交网络和网络媒体正在成为负面事件引爆的温床。

互联网带来的便利性使得负面消息得以不受控制的迅速传播,并在传播过程中继续发酵和引发连锁反应。比如前段时间的「 Me too」运动就在科技、财经、娱乐、商业等各个领域进行了一番大清洗,39度发现好莱坞韦恩斯坦影视公司的创始人哈维 · 韦恩斯坦,就因身陷众多性骚扰指控,公司破产,自己也讲面临牢狱之灾,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演员凯文 · 史派西头上,几乎一夜之间凯文 · 史派西就在影视剧中被抹的一干二净。

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这句话并不是玩笑。当一位公众人物曝出负面信息时,很可能会连带被挖出数年之前一些没人注意到的不恰当言行,电影《银河护卫队》前两部的导演詹姆斯 · 古恩(James Gunn)就被挖出以前在 Twitter 的不当言论,从而丢失了继续在漫威工作的机会,《银河护卫队 3》也由此暂时搁浅。

互联网的另一大作用在于把公司领导人明星化和偶像化,一方面是企业内部需要这样的信仰和精神支柱,另一方面是互联网作为这几十年来发展最迅速的产业,的确催生了一批批成功的神话。

创始人和 CEO 明星化偶像化,在科技领域中早已屡见不鲜,就中国来说,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、腾讯创始人马化腾,百度创始人李彦宏、小米创始人雷军、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等等,都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。CEO 不仅作为企业的掌舵者和决策者,更同时代表了企业的发言人和品牌形象的一部分。

祸从口出这个道理,罗永浩在从老师变成企业家这几年里可谓深有体会。从前的罗永浩在微博上可以说是百无禁忌口无遮拦,Diss 友商属于日常操作,牛皮吹破被打脸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直到罗永浩指认是「汉奸」、「精日」,到后来被迫为自己发文辩解,才终于认识到企业家不能在社交网络上乱说话。

虽说如此,锤子发布会还是要靠他亲自上场撑场面,下面的粉丝也还吃他这一套,离了罗永浩,锤子的确运转不下去。

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也曾说:「我常常讲要交棒给年轻人,但是我不能轻易退到第二线,不然明天股价就跌了。」

CEO 明星化带来了流量和影响力,但作为公众人物的责任也会同时被扛到肩上,同时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一点点道德瑕疵都可能被放大曲解,甚至可以说,对于公众人物的要求正在逐渐地圣人化。比如柯再奇的办公室恋情只是违反了英特尔的内部规定,却导致了股价大跌,CEO 被道德绑架,公司被股票绑架,这又难以说得上是一件好事。

埃隆 · 马斯克是否会面临牢狱之灾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但是据华尔街分析师表示,马克思能继续担任特斯拉 CEO 的概率已经只有 25%,不管最后马斯克是否能挺过去,都是这位钢铁侠人生中的重大挫败了。

至于刘强东呢,目前美国警方已经将调查证据移交给了检察机关,案件已经由调查阶段进入了检察阶段,目前正处于检方是否会发起公诉的阶段,一旦美国检察机关正式起诉刘强东,基本上就意味着掌握了比较明确的犯罪证据,并有较大把握取得有罪判决了。

从更深处说,这只是另一场「造神运动」,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年代,硅谷神话们就是新时代的英雄,而人们对英雄只会更严苛。

合作媒体